新皮肤

双枪

“我愿以余生,守护精灵之树。”这是鸢靖在加冕礼上郑重宣下的誓词。

作为精灵王国的王族,鸢靖从小接受的就是各种精英式教育。而他所接触的大部分女性,都是典雅有礼、雍容华贵的贵族大小姐,唯一有所不同的就是他那个整天摆弄刀具,一心想要学习战斗技能的妹妹初珈了。所以当他在林间遇到那拥有一双纯净无暇眼眸的桃稚时,他犹如命定一般心动了。

虽然精灵王国并不像人类世界的王室那样有一大堆零零碎碎的条条框框,但鸢靖明白,自己作为王族的一员,即便没有各种规则束缚,也须成为一个沉稳且睿智的精灵,以统领、保护自己的子民们。唯有在与桃稚的相处中,他才能短暂地忘却自己精灵王子的身份,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一样轻松地展露着笑容。

随着时间的流逝、年龄的增长,鸢靖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他待在桃稚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反而越来越深。鸢靖最放松的时候便是枕在桃稚腿上听她歌唱之时,他会对她诉说自己的烦恼。渐渐地,不谙世事的桃稚也开始了解精灵王国,并如贤内助一般为鸢靖分忧。

终于有一天,在初珈的怂恿之下,鸢靖拿出了珍藏已久的求婚戒指。他让妹妹给桃稚蒙上眼纱,将她带到了精灵树下。

当桃稚褪下眼纱睁开双眼时,只见到鸢靖单膝跪地,手捧装着精灵钻戒的盒子,深情地望着她。

“你愿意成为我的新娘,和我一起守护精灵之树吗,桃稚?”

“我愿意,鸢靖。”桃稚眸中氤氲了泪光,嘴角含笑,向他回以凝望。一旁的初珈看到这一幕,也不由落泪,她深知哥哥背负着什么样的责任,也见证了桃稚对哥哥的付出,此时此地,她忠心地在心中祝福着两人,希望他们永远幸福。

宸尧轻轻地将手抚上桃稚的肩头,垂眸轻柔地亲吻了她的额头。

血族的吸血鬼们已经在对精灵王国中精灵之树的力量虎视眈眈,鸢靖深知一场血战已无法避免。为了他所珍爱的精灵,他一定会守护好精灵之树,即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每当有精灵误入精灵森林中这条不知名的小溪边时,总能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哼唱。歌声或从林间中瀑布悠远传来,或从溪边的高林落落垂下。周围的精灵都知道,这是居住在枝上的精灵少女桃稚的声音。

当鸢靖正享受林间静谧的时候,桃稚的歌声在他的耳边回荡,他忍不住随着歌声慢慢走向溪旁寻找这歌声的主人。幸运的是,他抬头一望就见到了枝上的桃稚,她双手紧握置于胸前,闭着眼随性地哼着歌。

世间的任何词语都无法表达鸢靖初见桃稚时心中的那份悸动,“好美”是当时鸢靖脑中唯一所想之词。

如童话故事一样,精灵王子鸢靖对溪边的精灵少女桃稚一见钟情。他用他的歌声回应,慢慢地将自己声音融入桃稚温柔的歌声之中。桃稚惊讶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鸢靖深情的眼眸。

两人一唱一和间,已然忘了时光的流逝,直到点点星光攀上夜空。

桃稚停下哼唱,向树下的鸢靖招了招手,“我叫桃稚,你叫什么呀!”

“你好,桃稚!我是鸢靖!是这个精灵王国的王子哦。”鸢靖用清透又不失绅士风度的声音回应枝上的精灵女孩。

“王子?那是什么?不过今天,很开心,这么久以来,你是第一个陪我唱歌的人。明天,还能见到你吗?”红晕悄悄染上少女的脸颊。

“我也一样,美丽的桃稚,我也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鸢靖也绅士地摆摆手,向少女告别。

第二天,鸢靖如约而至,来到溪边静候桃稚,与她相见。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十二天、第一百天,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从相遇、相识、相知,一直到相爱。每日,鸢靖与桃稚都会在溪边相会,他们时而一起和声哼唱,时而在溪水中戏水。在长期的相处之中,他们彻底坠入了爱河。鸢靖总会给桃稚讲述王国中各种各样的趣事,分享着自己的生活——与众不同的妹妹,认真负责的首席骑士,还有那守护着精灵们的精灵之树......桃稚也因此对王国有了更多的了解,两个精灵在相爱的同时,也在成长。

终于有一天,鸢靖说出了那句被久久藏于心中的话。

“你愿意成为我的新娘,和我一起守护精灵之树吗,桃稚?”

“我愿意,鸢靖。”

烈焰

“奇怪的公主”——这是其他精灵王族对初珈的评价。

她从小就不像其他的大小姐一样喜欢穿着华贵优雅的、拥有繁重裙摆的衣装出席各种舞会。比起那些千篇一律的舞会,她更喜欢待在训练场之中,拿着双刃进行各种各样的战斗训练。而她的陪练对象,是她的青梅竹马——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骑士后裔宸尧。

多年前,血族大肆入侵精灵之森,年幼的初珈被不知名的精灵骑士所救,这让她对骑士这个职业充满向往。比起去做公主,初珈更希望自己成为一名骑士,这样她就可以保护自己所珍重的精灵一族。她的这一点,和身为骑士之子的同龄精灵宸尧志同道合,因此他们有着说不尽的共同语言。

两个精灵身份的悬殊招致了不少流言蜚语,但初珈却丝毫不在意,依旧和宸尧成双成对地在训练场中进出、对练,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升温。也许宸尧从小就对初珈生出了名为“喜欢”的感情,朝夕相处中,他逐渐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但他明白两人之间的地位差是一道深深的沟壑,拦在了他们心与心的通道之间。因此,宸尧比起之前更加拼命,用比起其他精灵骑士多一倍的时间在训练场挥洒汗水。终于,在不懈努力下,他在首席骑士竞选中获得最终的胜利,成为下一任首席骑士的人选。

这天夜里,鸢靖和初珈的母亲将他们叫进了房间里;出乎意料地,宸尧也被一起叫了过去。三个精灵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道王后究竟要干什么。

“今天将你们叫来,是为了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血族真正想要的,并不是精灵之树,而是精灵之树之中蕴藏的精灵之心。”

“精灵之心?那是什么!”三个精灵异口同声地惊讶道,宸尧尴尬地屈指摸了摸鼻尖,“而且,王后殿下,我真的可以在这里听吗?”

“坐下吧,孩子,我从小看着你长大,早就把你当成我们家的一份子了。而且,你对初珈的感情,我也早就看出来了。”听着王后的话,鸢靖捂着嘴坏笑,一脸“我也看穿了”的表情望着他们两人。

“精灵之心,拥有着非同寻常的力量,只是其力量具体是什么,我们其实也不清楚。但这股力量,一定不能落入血族的手中,不然非但是精灵王国,整个世界都会陷入血族带来的危难之下。所以我请求宸尧你能够陪伴着我的儿子和女儿,一同用生命去守护精灵之树。”

“母亲大人,这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责任,我以王子的身份起誓——我会用生命来守护精灵一族,守护精灵之树!”鸢靖郑重地向母亲起誓道。

“母亲的话,我记住了。”初珈也郑重地回应精灵王后,转而望向宸尧淡然一笑。

“王后大人,我以未来首席骑士的名义起誓,我将与王子鸢靖、公主初珈一同守护好精灵之树。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众人离开房间后,初珈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宸尧,“欸,我说首席骑士,要不要明天和我结婚啊?”

“什……什么?明天就吗!?”他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母亲对你说那番话,不就是认可了你成为我~的~夫~君~吗~”初珈一改往常严肃的模样,少见地挑逗着她的未来丈夫。

“那可不行!哪有妹妹比哥哥先结婚的!”鸢靖赶忙打断他们。

“那你明天就在精灵之树下向桃稚求婚吧,我们可以勉为其难等你一天。”

“求就求!”

血族果然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入侵的机会。

在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血族正式地向精灵王国发起了进攻。

身为精灵王国的首席骑士,宸尧义不容辞地奔赴到了王城外的战斗第一线;王国的王子鸢靖在王城之中保护着没有战斗能力的精灵平民们;桃稚和初珈则在相对安全的精灵之树旁守护着精灵之树。

奇怪的是,王城外的血族大部分都不像精锐,反而像拖延战斗的炮灰——“拖延……战斗?糟了!得赶紧回去!”

这是一个调虎离山的陷阱。

“哈哈哈哈哈,一群蠢货!现在才发现吗!精灵之树是我们伟大的血族的东西了!哈哈哈哈哈!”

愤怒的宸尧一枪击中了那个狂笑的血族,拼力向王城中央的精灵之树奔去。

“你怎么回来了,宸尧?外面的敌人被击退了吗!?”看到狂奔而来的宸尧,鸢靖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的情绪。

“回去!回去!赶紧回精灵之树旁边。”

当他们回到精灵之树的时候,宸尧和鸢靖已经濒临崩溃。

在这里,刚经历了一场血战——精灵之族中有着内鬼,他们早已被血族收买,让血族潜伏在精灵骑士和精灵平民之中。

初珈和桃稚拼死守护着精灵树,桃稚的烈火灼烧着血族,初珈刀刃所过之处鲜血飞溅,但也只是勉力支撑,他们所形成的阵线已是濒临崩溃。

精灵之树心痛于她的孩子们受伤,枝丫逐渐枯萎,绿色的荧光洒落在她们身上,以助他们一臂之力。

然而血族还是太多了,即使桃稚和初珈拼命抵挡,终究敌不过大量的血族——精灵之树轰然倒塌断成了一截截零落的木段,而桃稚以保护的姿态挡在树的面前,心口正插着一把长剑。初珈刀刃尽断,失去了一条胳膊的她,也失去了全部战力,无力地倒在了精灵之树的残骸上。

两人的鲜血染红了树根,死伤无数的精灵骑士的血染红了绿茵,不远处的精灵树屋坍塌,被大火所吞噬。

宸尧和鸢靖悲痛欲绝。倒下的精灵之树快速枯萎,裸露出的树根现出了绿色的光芒——精灵之心!那才是血族真正想要得到的东西。

“孩子们,快!快将精灵之血沐浴在我的树根之上,还需要一点精灵之血我才能发动力量,这是最后的机会了!”精灵之树用微弱的意识传导将自己的话传到了宸尧和鸢靖的意识之中去。

宸尧和鸢靖已来不及辨别脑海中所收到信息的真伪,他们同时划破手腕,以精灵之血为祭,去滋养着精灵之树的树根。

血族们看到裸露出来的精灵之心,露出了更加凶恶贪婪的神情一拥而上,试图给予鸢靖和宸尧致命一击,夺走精灵之心。枪声不断地响起——鸢靖和宸尧拼尽全力去阻止血族的靠近。

精灵之心的荧光包裹而来,两人的身形逐渐从血族面前消失——他们回到了悲剧发生之前,回到了与她们婚礼的时刻。

“喂!你们两个在干嘛?!想逃婚吗!”

宸尧和鸢靖又看到了初珈和桃稚的面容,不觉流下了眼泪,他们盯着爱人的笑脸,眼睛都不愿眨动。他们在心中感激着生命之树的馈赠,飞速思考着对抗血族的新计划。

“这一次,一定要好好保护你们。”

新武器

落日精灵(刀锋)

传说隐匿在山野秘境中的初夏精灵,初珈
第一次遇到她时,微光聚焦在她的翅膀
上…那是她永不会忘却的回忆

逐梦霞光(烈焰)

桃稚很高兴,这是她第一次离幸福那么接近…
晚霞映照在这把枪上泛起微微星光,
如同皓月坠入星河

聚星摘暮(双枪)

“你的温柔由我来守护” 宸尧站在窗台前
望着这把友人赠送的武器,想起了
他们曾经的誓言

星海守护(机枪)

“你被安稳地爱着呢,应该勇敢一点去做
任何想做的事…”错过了落日
余晖,还会有满天星辰

光辉琥珀(狙击)

拥有“穿梭于时空之石”名号的琥珀是精灵
最喜爱的珠宝…阳光透过琥珀呈现的
影子,蕴含着千年光辉

自由流星(榴弹)

“遇到流星,要先许愿!”听说闭上眼对着
流星认真祈愿的人,会受到精灵
之王的庇护呢!

倾瑟飞笺(导弹)

抬眼逆光,鸢靖透过阳光去触碰泡泡…
啪!溅射的水滴在信笺上,由气球
带着情书飞向你的身旁

执念之泉(医生)

在这口存在于森之都上百年的泉水前,
我在等待那个收藏浪漫的人出现。
或许,这便是所谓的执念

梦灵云声(工程师)

月遇从云,星遇和风,徐徐落下的羽毛
覆盖在这把武器之上…如飞鸟相遇
初音,简约而又浪漫

晨风腥浪(刀锋)

初珈最爱做的事情,便是在清晨去到海边,一
边感受海风的微凉,一边用海水抹去这些
夜晚遗留在这把刀刃敌人的痕迹…

赤海潮焰(烈焰)

火焰是森之都的禁忌,精灵们怎么也不会
想到,最先触犯这条禁忌的会是平时
看起来最天真乖巧的桃稚

繁镜咒钟(双枪)

追寻永恒的骑士,最终亦会被时间所抛弃;永
恒,不过是被困于时空之隙的枷锁。触碰
禁忌被咒钟所吞噬,无法逃离

神域反噬(机枪)

“诅咒是双重的,把对方送进地狱的同时,
你的灵魂也会属于地狱”即使是
这样,你也无所谓吗?

狱使权杖(狙击)

传说在午夜十二点,会有一位来自地狱的
使者,愿意为你消除怨恨。“让我
倾听,你为何所困…”

彼岸煞星(榴弹)

“你的祈愿,我听见了”而作为代价,
就由我来掌握你身体的控制权来
帮你完成愿望吧…

徇情焚书(导弹)

以世间最美的文笔所写之情书,亦与爱而相继
背离。可能这就是被拒绝的感受吧…那
就将这份痛苦,加倍偿还!

挚情水晶(医生)

每个女孩都是独一无二的精灵,在她们的
眼神里,饱含着对爱情的细腻
与对水晶的青睐

落幕悲鸣(工程师)

看不见的阴霾与黑暗,被华丽的外表所覆盖。
展示给世人的,永远是和谐的画面,而
痛苦的声音,精灵王全留给了自己

上一页 下一页

新饰品

  • 午夜钟声敲响前,还有一场
    盛达的宴会

  • 当午夜的钟声敲响,新的精
    灵王在森林众生的仰慕下登
    基继位

  • 去追逐,去寻找,那心之
    所向

  • 因为爱,我们才拥有自由,
    去追寻去世界之外的美梦

  • “爱,让我们忘记恐惧。“这
    颗勋章,由精灵王亲自颁发
    给勇敢的骑士

  • 你所触碰的,是一颗连火焰
    也无法融化的心

  • 以目传情,心意相通

  • 内心涌起一阵阵暖意,充满
    温柔的情怀